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《紅塵願》-第四十二章 夜戰將至、抄曹家熱推

紅塵願
小說推薦紅塵願红尘愿
北郊曹家:
林平下马,抽出腰间唐刀,只是一击便破了曹家那厚重的大门!
“拿人,反抗者,格杀!”
林平面色阴沉,吼叫出声。
“是!”
县衙捕快齐齐应是,随即一窝蜂的冲进了曹家院落群……
“姥爷不好啦!”
“啊~”
曹家老管家踉踉跄跄跑向后院大堂,但只喊出一嗓子,便被人一脚踹翻在地。
“绑了。”
林平阴冷说了一句后;随即快步前冲,对着曹家主的房门便是势大力沉的一脚!
“碰~”
一声巨响,两扇梨花木门被踹的粉碎;一声女子的尖叫后,衣衫不整的曹文康,手拿一把短剑急忙滚下床,随即怒视来人:“林平,你他娘的在做什么?”
“做什么?”
林平缓缓收刀入鞘,冷冷一笑,道:“曹胖子,你胆儿肥啊!”
“狗东西,竟敢这么与老子说话;你他-妈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。”
曹文康剑指林平,怒骂出声。
林平眼神一冷,嘴角微微上翘,嘲讽道:“曹胖子,这次别说张家,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、”
“来人,来人!”
一向作威作福,称霸北郊的曹文康,终于感到了不妙;当下准备叫人,去曹县通知张家。
“大人,已经全部拿下。”
一名捕快小跑进屋,随即抱拳禀报。
林平点点头,随即看了看床上抱着被子的美妾,随即对曹文康玩味一笑,道:“曹胖子,你好福气嘛!”但话音刚落,林平便语气一冷,继续道:“不过,以后你怕是没有机会在享受了!”
“王八蛋,你找死!”
曹文康被林平这个平时见了自己都要点头赔笑家伙连番羞辱,此时已经是气得浑身颤抖,怒发冲冠,当下大骂一声后,便要提剑上前。
林平紧紧握住刀柄,心中冷笑,要的就是这个胖子提剑反抗!
没错,摊牌了,林平已经得了赵南仓的命令,曹文康必须死,不然曹家那万亩良田要如何收归。
“不要……”
美妾一声尖叫……
曹文康脚步一滞,彷如瞬间想到了什么;但林平显然没有给他退缩的机会!
“嘡”的一声刀鸣,寒芒一闪而逝,血溅三尺;曹文康瞪大了眼睛,死不瞑目。
林平收刀入鞘,随后看向床上已经呆滞的美妾,淡淡道:“曹文康夜袭公主行宫,按律是要诛九族的……”
“不……不,我什么都不知道!我只是曹文康包养的小妾……与我无关……我不想死……”
“不要杀我……”
那美妾一听到公主与主九族后,便彻底傻了!似乎这两字的冲击力,要比曹文康身首异处更加恐怖。
林平对一旁的捕快使了个眼色,捕快会意!当下抱拳出了屋子。
林平呵呵一笑,道:“你是曹文康包养的不假!但这事儿它说不清楚不是”
话落,林平一指地上的尸体,继续道:“你每日与他共枕,鬼晓得曹胖子是不你蛊惑的。”
“不,不是我!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美妾一脸惊恐的盯着林平,颤声道。
“当然,是非曲直,我们自然是要查的!不过兄弟们也很辛苦,所以……”
林平假装思索,并未把话说完。
那美妾一愣,终究是曲解了林平话里的意思,当下竟褪去了自己的被子,将玉体呈现在了林平面前,继而道:“只要不杀我,我什么都愿意做!”
林平一愣,随后咽了咽口水,但终究是没做出辱人妻之事!
那美妾也终于明白了林平的意思,随后穿好衣服,带林平去了祠堂,将那隐藏在地下的白银、银票、地契、房契等,全部供了出来…
林平点点头,随即问道:“你是否藏有私房钱?”
美妾乖乖点点头,伸手在怀里取出了一个香气四溢的荷包。
林平打开一看,居然有三百余两……
好吧,林平心动了!不过……
林平将荷包又塞到美妾手里,淡淡道:“你走吧!”
美妾娇躯一颤,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平;见林平不像是开玩笑,随即流泪跪谢……
“大人!这样不妥吧?”
美妾走后,一名捕快上前小声询问道。
林平呵呵一笑,道:“老子可没这个胆子!”
“那您还?”铺快诧异。
林平伸手拍了这捕快脑门儿一巴掌,小声道:“紫府赵文成的相好儿……”
“啊!原来如此!”
捕快恍然大悟;看来这是典使大人故意向紫府示好呢!加之这美妾是被包养的,所以也就不在九族之列,就这样放了倒也无碍。
紫府后院:
书房内:楚嫣、怀安、吕青、影依,四女各自拿着手机席地而坐,一个矮桌上放着各种零食与奶茶…
都市全能系統
“小主,影依不会拼这个字!”
影依看吕青与怀安公主都在试着拼字,当下有些羡慕,于是看向楚嫣小声道。
“啊,没事;按住这个话筒图标……”
楚嫣将手机给影依看,随后伸手按住了语音键,说道:“影依影依…”话落,松手,只听“嗖儿”的一声。
其余三人的手机,瞬间同时响起“叮~”的一声。
影依骇然!手机轻碰消息条,楚嫣叫影依的声音便响了起来;随后影依看着楚嫣紧张道:“这,这好厉害!”
这不嘛!毕竟这个时代主要的传讯手段还是飞鸽传书,但信鸽一个时辰最多也就飞行三百多里,这个居然瞬发,简直是可怕啊!
显然怀安要比影依考虑的更多,比如军队将领,刺探情报的碟子,暗卫等等若是拿着这东西?!
……
“嫣儿,这个手机的使用距离是多远呀!”
怀安轻轻搂住楚嫣,柔声发问。
楚嫣虽然收了怀安一座公主府,但怀安总喜欢搂抱自己这个习惯,她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!但是吧!两人的关系好像亲密了一些。
“大概在百万平方里吧。”
楚嫣垂眸想了想,这才轻声回答道。
三人均是一惊!开什么玩笑,百万平方里?想我大梁十四州,总共也不过八百万平方里,而这个手机可用的范围居然横跨了两个州?!
“楚嫣!姐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即使我到了幽州,我们依旧可以这样联系?”
吕青收了收心神,轻声试问。
“嫣不知道幽州在哪,但只要不出这个这个范围,那就可以。”
楚嫣确实不知道幽州在哪,只好这般回答。
“嫣儿,若是姐姐出了这个范围呢?”
怀安胸脯上下起伏的厉害,似乎情绪有些激动,但语气表现的还是很平和。
楚嫣有些尴尬,随即向一旁挪了挪,但又被怀安搂了回来,于是放弃抵抗,尴尬一笑:“嘿!出了就不能联系大家了,而且十日后,这个手机便会没电,然后就会这样。”楚嫣将手机锁屏,随后给三人看。
“再按一下不就好了吗?”
怀安说出了吕青与影依都想问的。
楚嫣笑着摇摇头,道:“不,是这意思;嫣的意思是说它不能再使用了。”
怀安心里一紧,急忙追问:“嫣儿,你有办法让它恢复的是吧?”
是了!怀安已经离不开这东西了;她可不想自己心爱的手机变成镜子。
当然,怀安是真希望这东西可以联系到任何一个州府,那样这大梁的一切,都可尽在掌握!
“那是自然。”
楚嫣一笑,斩钉截铁。
可不嘛!要么提高 卫星高度,要么再发射几颗,再不济就建立地面通讯基站呗!又不是什么难事儿。
“来!让姐姐亲亲……木嘛!”
怀安眼睛雪亮,竟直接将楚嫣扑倒,上去就是一顿亲…
“你……你干嘛!……”
楚嫣大惊,险些吓死……
影依已经石化!她发誓,自己什么都没看到!
吕青表面是在微笑,但这粉拳却攥的‘咯嘣’作响!!
一夜无话;……才怪!至少书房内有三个手机是一直亮着的,美名其曰:交流学习;而楚嫣,则在床上好好休息一晚。
粉红电影馆
(不用同情她们,都是武者,且段位不低,即使几天不休息都不会出现疲态!)
三月十七、辰时一刻:
巡抚夏炎吉早早便派人,告知了赵南仓,说自己要去群龙无首的曹县坐镇……
“赵大人,本官需要一些衙役与我一同前去曹县…”
中堂,夏炎吉高座官椅,看着堂内毕恭毕敬听侯指使的赵南仓,笑道。
“理应如此!”
赵南仓其实心有不悦,毕竟平安县也刚刚遭受血洗,已经是元气大伤!
此时若是再派衙役去曹县协助,那平安县衙基本就成了空壳。
不过,曹县现在确实是没人了,只剩一些卫所军士与小吏临时驻守,若是没有专业衙役当值的话,县衙确实无法正常运转,所以赵南仓还是答应了。
“好!那三班六房先抽调一半的人手,随本官前去吧!”
夏炎吉点头一笑,狮子大张口。
赵南仓心中怒骂:老匹夫,他娘的干脆把人全部带走算了!
但脸上还是依旧笑呵呵的,点头应“是”……
紫府门房:
赵文成早早起床洗漱,可等打开门面房门后,却发现有一女子紧张兮兮的站在门口!!
“月娇?!”
赵文成诧异出声;是了,这就是那曹文康的美妾了!
“赵…赵郎,怒没地方去了!”
月娇抓着衣角,低着头,怯生生道。
是了,昨晚官府查抄曹家,这月娇被赶了出来,好在赶在宵禁之前到了西郊新桥赵文成家。
奈何赵文成前几日已经离开。
不好过在钥匙依旧藏在原来的位置,月娇就独自在那房子里住了一晚。
第二日月娇经邻居大婶儿提醒,才得知赵文成在紫府任职,于是便寻来了……
“进来说!”
赵文成有些紧张,毕竟二人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,虽然是你有情我有意,奈何月娇终究是曹文康包养的!
……